您的位置:主页 > 图画 > 养老 >

蓝蓝:和冰冷的智力相比,我更相信温暖的心肠

 2018-10-11 21:00 未知 字号:放大 正常
  摘要:诗人、作家。出版过诗集、童话集、散文随笔集等多部。曾获多种诗歌奖。 南都讯记者黄茜希腊之行,成就了蓝蓝一组相当惊艳的诗章。她穿行于俄耳甫斯、珀涅洛珀、伊卡洛斯的浪漫......

  诗人、作家。出版过诗集、童话集、散文随笔集等多部。曾获多种诗歌奖。

  南都讯记者黄茜希腊之行,成就了蓝蓝一组相当惊艳的诗章。她穿行于俄耳甫斯、珀涅洛珀、伊卡洛斯的浪漫神话;她站在莱斯沃斯岛上,与纵身深渊又被风轻轻托起的萨福吟哦交谈;她说自己“只和神交往”,“只看到人本来的样子”,带着异乡人的腼腆,浑身沐浴着奥林匹亚之光。

  任何时候,蓝蓝给人的印象都是亲切和热诚。她的一对双胞胎女儿业已长大,如今她和老母亲同住,每日读书、写诗、写文章,日子过得恬静单纯。2018年出版的两部诗集《从缪斯山谷归来》和《世界的渡口》,辑录她近几年来的百余首诗歌,女诗人绵长的气息和丰盛的创作力,不得不令人钦羡。她让人想起美国诗人艾米丽·迪金森,写作不是出于勤奋,而是出于自然、出于一种存在的必要———是在平静的生活里,手指弹拨着命运那不确定的琴弦。

  在当代诗坛普遍推举“智性”,崇尚“复杂”,甚至振臂高呼诗歌为历史和国族命运负责的时候,蓝蓝谦卑地把自己定位为一个抒情诗人。诗歌不是载道的工具,而情感亦是思想的一种表达形式。写作类似于俄耳甫斯的吟唱,充盈着亘古的秘密和沉静的欢喜。大约她更愿意把自己归于萨福、阿尔凯奥斯、品达等古希腊抒情诗人的行列,她说“诗歌是语言的意外,但不超出心灵。”“和冰冷的智力相比,我更信任温暖的心肠,除了心灵,不向别处觅诗。”

  写萨福组诗有一种会意和温暖

  南都:2013年你受邀参加首届“雅典国际诗歌节”,此行似乎灵泉灌涌,诞生了无数与希腊有关的诗作。在此之前,你对希腊和古希腊文学有什么印象?现代的希腊是否符合于你的预期?

  蓝蓝:我对希腊有着非常深厚的情感,这是因为上小学的时候,我就读完了上下两册的《古希腊罗马神话》。你能想象吗?在偏远又贫穷的豫西山区,有几个来自北京和上海的知青,他们是最后一批返城的知青。其中一个上海知青,他偷偷送我这套带插图的书,那时“文革”刚结束,这样的书太容易被人视作“毒草”。我读它的时候才11岁,对中国的历史和神话所知甚少,所以古希腊神话对我的精神世界有着不可忽视的作用。

  现在的希腊依然弥漫着古希腊文化的气息,不管是古代的博物馆和遗址,还是清澈碧蓝的爱琴海,希腊人骨子里都带有某种自由的尊贵和舒展的气质。你会经常看到普通的希腊人在咖啡馆为某个问题辩论,也会经常看到他们在大街上游行。辩论和游行,这是当代希腊人表达意见的习惯做法。

  南都:诗集《从缪斯山谷归来》的第一辑为《萨福:波浪的交谈》,这组短诗采取非常新颖的AB形式,是否在模仿两个对话者?你是否拜访过萨福的出生地莱斯沃斯岛?当你在诗里与萨福交谈的时候,怀抱的是怎样的心境?

  蓝蓝:你看得很准,的确是模拟了A、B两个对话者,是我向萨福致敬的一组诗。我们都知道荷马史诗创制了影响力巨大的叙事体诗歌,古希腊的诗人都沿袭这一传统。一直到萨福出现,才开始有了以第一人称抒发个人情感的抒情诗。在我看来,萨福的重要意义,并非仅仅因为她写了很多大家喜爱的爱情诗,而是她以抒情诗的方式,在西方诗歌中与荷马的叙事诗传统达成了形式上的抗衡。这是了不起的创造,这是一个女诗人为人类文化做出的伟大贡献。写这组诗肯定有一种会意的温暖,是同为女性特有的那种默契和相知。

  我拜访过萨福的故乡莱斯沃斯岛,港口和码头有很多萨福的雕塑,当地很多人都能背诵她的诗,人们对她的热爱和尊敬举目皆是。难以想象在中国历史上会有哪个女诗人能够得到这样的尊敬,即使我们有比萨福出生还要早的许穆夫人,即使我们也有蔡琰、李清照。

  南都:你觉得什么是萨福、阿尔凯奥斯、品达罗斯等古希腊抒情诗人留给我们的最大的遗产?

  蓝蓝:这几位诗人和中国古代的诗人虽然都写抒情诗,但两者的不同在于,古希腊抒情诗人更看重个人个性的抒发,强调人自身的价值,中国古代诗人更重视情感和自然交融,常把个人放在一个天地宇宙的背景之中,人是自然的一部分,人小于天地。萨福有“萨福体”留世,阿尔凯奥斯有“轮唱体”留世,品达更是被誉为“抒情诗之王”,他们都有自己强烈的个性和巨大的创造力。这些抒情诗人给我们留下的精神遗产就是:赋予人类情感以无限可能的美的表达形式,并由此给予人类感情最大的尊重。抒情诗不仅仅是抒发感情,它同时也是思想的感受性表达。

  我把自己定位为抒情诗人

 
返回顶部】【打印】【关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