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法制 >

天津市津南区:一个骗子工程的重重黑幕

 2018-08-01 02:13 未知 字号:放大 正常
  尊敬的中央、国务院、中纪委领导和各新闻媒体: 我叫贺帮林,男,汉族,1960年8月2 1日出生,浙江省青田县温溪镇人。2009年,经朋友介绍,我从青田来到天津市参加了所谓的滨海观赏鱼科技园区工程,具体承包的是“观赏鱼二代温室钢结构”工程,我自己为该工程垫资及集资5300多万元,可是工程完工后,并没有拿到垫付的工程款,在我们的不断追要下,泽酩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才断断续续的给付一部分,至今还拖欠我们1500多万。因为泽酩实业和津南区政府恶意拖欠工程款,已经使我们很多家庭倾家荡产,有的甚至已经无家可归。我们恳请中央、国务院、中纪委领导在百忙中能过问此事,早日还我们农民工一个公道。 用欺骗手段骗取垫资 官方网站上关于这个工程的虚假报道 我们承包的工程 泽酩实业集团有限公司逼迫我们签订的预算协议 我们承包的是6万平米钢结构大棚工程,包工包料,并与泽酩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签订了承包合同,在施工中,工人最多时达到400多人,但泽酩实业的法人李华强不断的让我们垫资。我们知道,这个工程是天津市的重点工程、面子工程,出于对政府的信任,我就把自己在国外做生意挣的及集资的5300多万元垫到这个工程里了。2009年9月到2010年11月底,我们承包的76个钢结构大棚全部完工。但是,李华强认为我们这个工程利润很大,要重新做预算,我们当然不认可,但他承诺一次性给付所有工程款,我们就认了,心里想,反正遇到这种不讲诚信的人了,能早点把垫付的钱拿回来就算了,后来就重新做了预算,做到4084万元。但是双方签字以后,李华强又变卦了,还不允许我们上访,后来我们实在没有办法,就找到区政府,区政府多次协调,在津南区清欠办的主持下,双方签署协议,先把农民工的工资钱1169万元给付,剩余款项陆续结清。可是,就在双方签署协议的当天晚上,李华强就让他手下的打手把和我一起做管理的孙成斌抓去,强迫我们重新签署协议,让把农民工的工资再少算点。在李华强的威逼下,孙不得不签下“城下之盟”,农民工工资为448万元。就是这样的协议,李华强也不兑现,直到2011年9月30日,农民工要围市政府时,李华强才给付农民工工资448万元!加上先前给付的1430万元,李华强的泽酩实业还欠我们1552万元工程款,至今也没有归还。 骗子工程的惊天内幕 在政府协调下,双方签订的还款协议 在上访过程中,我们发现,这个工程本身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骗子工程。一些有正义感的政府官员十分明确的告诉我:这个工程其实是津南区某主要领导的,李华强只不过是他的管家而已,他们搞这个所谓工程的目的,就是利用权力非法占用这里的上千亩农业土地,非法建设之后,等待拆迁,好套取巨额拆迁安置费和巨额土地补偿金,其占用的上千亩基本农田,根本就没有经过任何部门审批。他们还告诉我:这位主要领导与泽酩实业法人代表相互串通,以貌似合法的手段掩盖非法目的,挂羊头卖狗肉,从中谋取巨大利益。我们所施工的土地,没有进行任何的“农业、农用地项目”的开发,而是非法用于了建设大厦、房屋、别墅等等,在开发这些项目之时,李华强等人并没有申请土地变更的手续,完全是非法、犯罪的,其通过权力、相互利用、相互勾结、诈骗等不择手段,骗得我们农民工垫资建造出与农业项目毫无关系的工程项目,又利用这些建设项目骗政府、骗银行、骗我们农民工;他们搞建设工程,每年都获得3600多万元的农业补贴,连续三年获得了(骗得)一个多亿的农业项目补贴资金,但这些资金却没有用到"农业项目”上,实质上也根本不存在所谓“农业项目”,他们设立虚假农业项目,串通骗得天津市政府农业补贴款,这些钱哪去了?另据了解,这位领导个人还帮泽酩实业公司到银行担保贷款一个亿,并得到李华强高达1000万元的好处费。此二人等以权谋私胆大妄为的行为不但触犯了我国的刑法,更让流血流汗的农民工兄弟流泪! 举报犯罪遭遇多次追杀 得知这些情况后,我就把李华强等人涉嫌犯罪的事情举报到天津市检察院、纪委。2012年12月,天津市纪委正在调查此案的关键时刻,李华强神秘的突然死去,年仅42岁,此案便只好搁置起来。李华强死后,津南区政府全面接管了泽酩实业。我再去要帐,津南区政府也承认这个帐,但是几次答应给钱又几次变卦,至今也没有给付。 不仅如此,在上访过程中,我还曾遭到李华强等人的打击迫害和追杀。比如2012年9月28日,我在天津市纪检委信访办上访,在天津市叠彩路上被突然出现的泽酩实业法人李华强及津南区政府干部绑架,他们将我带到信访办的办公室进行拷打审讯,后又将我带到女厕所进行殴打,将我的手机摔破。 因为信任了津南区政府,我们承包了这个工程,也因此原来几千万身价的我已经变得无家可归了。我家的房子处在黄金地段,150多平米,价值300多万,为了偿还农民工工资款,我不得不低价贱卖,妻子看我倒霉了,恨我把钱全部投进了工程又要不回来,一气之下和我离婚了。父母都80多岁了,我既不敢把实情告诉他们,也不敢去看他们,他们还认为我有很多钱却不管他们。最可恨的是,我的女儿脑袋得了病,需要医疗费几万元,我却没钱给她医治。2011年4月,我找到李华强时,苦苦哀求他能给我点钱,让我给女儿治病,我明知道他手中有钱,都给他下跪了,他的心却比铁都冷酷,居然一一分钱都没有给我!在我上访期间,李华强等人还不断的派人追杀我,为了躲避他们,我住过桥洞子、睡过马路,至今已经是无家可归了,又无颜面见江东父老,只好在天津租一个小房子住。 思前想后,我从一个老板,变成了今天这个样子,都是李华强等人造成的,也是津南区那位主要领导和津南区政府造成的,我誓死也要讨回公道、讨回尊严!期盼中央领导、国务院领导、中纪委领导早日调查此事的真相,使这些骗子早日受到法律的严惩,使农民工们早日得到得到公正! 贺帮林 电话:15222239880 2013年5月20日
 
返回顶部】【打印】【关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