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爽网 >

深圳城中村改造之困:房租上涨引发当地租户不满

 2018-08-01 14:21 未知 字号:放大 正常
 

本报记者吴文婷深圳报道

世事变迁,谁能料到低收入人群的栖息之地城中村,如今居然成为开发商眼中的“香饽饽”,继而成为多家企业的阶段性业务重点。

《中国经营报》记者从房企业内人士处了解到,当地的业主也是要赚钱的,不可能以低价放租。市面上要租他们房子的人太多了,这是一个市场行为,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如果要做改造,前期需要投入成本,只能通过后期的运营来回收。一般大的开发商会租10年左右,但也不能一概而论,要看业主的意愿。

作为国内最年轻的一线城市,深圳以外来人口为主,给外界留下了多元、兼容、开放的印象。一句口号在深圳广泛流传:“来了就是深圳人。”虽然房价高企,但是城中村扮演着“廉租房”的角色,给初次进城的人提供了落脚点。

不过,早在2015年,深圳市规划国土发展研究中心发布“珠江三角洲全域规划项目”研究报告称,在珠三角城市国土开发强度上,深圳以接近50%位居四个一线城市之首,远超30%的国际警戒线。如今无地可用已成为现状,而对城中村的改造更新也势不可当,这意味着年轻人低成本融入城市的桥梁会被掐断,未来他们将何去何从?

房企进军城中村

“目前还没有收到搬迁的通知,但能住多久,我们也不知道。”张昕(化名)告诉记者。

7年前,她随丈夫从广西来深圳打工,选择了清湖新村作为落脚点,没想到在这里一待就是7年,如今小孩都已经两岁了。

“我租的是一房一厅,当年月租金是几百元,如今涨到了1300元。虽然中途也换了好几份工作,无奈工资的涨幅跟不上房价,一直不敢搬离这里,这里的租金在深圳算比较低的了。”张昕说道。

她口中的清湖新村,位于深圳市龙华区,因为与富士康工厂隔着一条小河相望,所以从公开资料上可以看到,清湖新村内居住人口超过6万人,除原村民外,多为富士康职工。

近日,记者走访清湖新村发现,这里多为淡黄色外墙、八层高的楼梯房,东西向是两车道的马路,而南北向则是楼间距很窄、大约1米来宽的“握手楼”。这里很多栋楼的大门口都贴有白底红字的出租信息,所属的房屋管理员不同,联系电话也不同。

在满眼淡黄色的楼宇间,有3栋四色相间的公寓特别醒目。这是金地草莓社区清湖店,单间1880元一个月起租。相比之下,清湖新村的村民房单间价格在750元左右,因为价格相差甚远,金地草莓社区清湖店的店长告诉记者,在这里租住的客人基本都是在福田、罗湖上班的白领。

但房租的上涨引起了聚居于此的富士康工人的恐慌,他们担忧这里改造成公寓之后房租将翻2~3倍,于是发公开信,呼吁、房东及监管部门要有所作为。

据了解,一名富士康普工的基本月薪为2550元,加上加班费,一个月大概收入为3600~5000元。

“有租户担心全面改造后的城中村公寓价格会大幅上涨带来经济压力。事实上,改造前后的租金价格是处于同等区间。”一位从事开发的企业人士称。

按照其说法,例如在坂田新围仔项目中,新围仔城中村未改造的单房均价在800元/间·月,一房一卫价格区间在1100~1200元/间·月,两房一卫均价在1250元/间·月,改造后泊寓的价格区间为798~1398元(含家私家电)。

金地方面则表示,清湖社区新村拥有300余栋物业,而金地草莓社区改造项目为3栋,项目是“在严格遵照政府规划导向及规范要求的基础上,平衡目标租赁群体的需求,考虑客户居住体验、消费能力等,进行产品定位和定价”。

租金上涨背后

“将村民房改造成公寓,房租上涨是难以避免的。”清湖新村一名房屋管理员感慨道。不过目前很多业主都没有想清楚,租客暂时不用大规模搬离,也有一些业主打算自己去改造。

首先,正如上述房企业内人士对记者所言:“当地的业主也是要赚钱的,不可能以低价放租。市面上要租他们房子的人太多了,这是一个市场行为,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竞争者多了,价格自然水涨船高。

而在城中村争夺之战的背后,政策的推动作用隐现。2016年深圳发布的《城市更新“十三五”规划》指出,城中村以完善配套和改善环境为目标,以综合整治为主,拆除重建为辅。有媒体爆料称,房企改造治理深圳城中村的效果,还会作为日后政府考评房企入门城市更新项目的标准之一。

其次,二房东也是需要盈利的。以建设银行租房业务为例,在其“CCB建融家园”APP上,同一个小区的房源,对比业主中介机构上放租,前者的价格要么更贵,要么面积更小。


 
返回顶部】【打印】【关闭
返回首页